本报7月30日“南大史学泰斗先揭地宫5大谜团”的报道,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对挖掘出的南京大报恩寺地宫的历史渊源,史学泰斗蒋赞初教授以史料为根据作了一些分析,使读者有了初步了解。但读者对长干寺是否是双塔、建初寺究竟在何处、石碑上记载为宋真宗批准建造了北宋长干寺,为何会出现宋仁宗时期的钱币等问题还有疑问。据悉,铁函初定于后天开启,本报记者昨日再次请蒋老就地宫出土资料做进一步考证。

前篇报道中蒋老曾提到,“长干寺在东晋时有两个塔,隋唐遭到毁弃。”那么进一步搞清长干寺是否真的有过双塔,对弄清此次发掘出的铁函的来历,十分重要。昨天,蒋老依据史料做了进一步考证后说,最早的阿育王塔建于东汉末年,东吴时毁于孙淋执政时的灭佛之举。西晋灭吴后,僧人在原地重建佛寺称长干寺,到东晋中期曾先后各造一塔,成为双塔,仍然叫阿育王塔。梁武帝时重修佛塔时曾一度叫阿育王寺。为了修塔发掘了地宫,在深9尺处找到了石函,内有铁函,函内有金棺银椁,发现了如粟粒般大小,圆整光洁的佛舍利3粒。石函里另有一琉璃碗,碗里放有4粒佛舍利及佛发与佛爪4枚,皆为沉香色。梁武帝为之大喜,亲自到寺里礼拜,设盛大佛会,大赦天下,还迎请其中之1粒佛舍利至宫中供奉。数月后才与地宫原物及所施舍的各种宝物一起送回长干寺。重新复建双塔,分别埋入了双塔地宫。

蒋老接着介绍说,到了隋唐时期,金陵由首都降为一般郡县,中唐时称之为上元县。有一位信佛的润洲(今镇江)刺史叫李德裕,他派专人来到上元县,发掘了长干寺阿育王塔地宫,得到21粒舍利,分11粒移置其新建的镇江北固山甘露寺,余下的部分移置到了邻近的建初寺。从明代以前多处史料记载来看,长干寺确实是双塔,塔下必然也会是双地宫。

建初寺一直延续到宋元时期,长干寺又在北宋时期重建,因此,此次发现的地宫中出现宋代钱币,并不奇怪。但令人不解的是,17日打开地宫首日发现石函上,同时铺有唐代的“开元通宝”和宋代的“皇宋通宝”钱币,又让人产生了新的疑问。蒋老认为,“开元通宝”是唐高祖于武德四年的钱币,没有错。但宋代的“皇宋通宝”,在史书记载中,有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为,整个宋代都广泛使用的一种通用钱币,另外还有一种解释,“皇宋通宝”是宋代安南(今越南)的钱币。

此次发掘出的石函上的碑文有“宋大中祥符四年”字样,祥符为宋真宗的一个年号,也就是说,地宫是宋线年)造的。那么“皇宋通宝”是在宋仁宗宝元二年(公元1039年)铸造的,与宋真宗不是一个时代。蒋老认为,地宫内不应该出现1012年以后的文物,并且包括钱币在内。所以,“皇宋通宝”钱币就不应该出现在此次发现的地宫里。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媒体以此信息来报道的呢?蒋老解释,这可能是钱币出土时,泥土和锈斑尚未清理干净,而被误读和误传了。

如果确实发现了这种钱币,那只能解释为此塔的奠基和放置铁函的年代是宋真宗祥符四年,而建成的年代已经到了宋仁宗的宝元时期(公元1038至1040年)。说明该塔复建的工期长达20余年。

那么,金陵建初寺究竟位于今日南京的何处呢?弄清建初寺究竟在何处,对于查明这10粒舍利的下落,以及判定此次地宫中发掘出的铁函里是否线粒舍利非常关键。蒋老认为,建初寺是南京最早的佛寺,建于东吴初年,寺内有佛塔,称建初寺塔。而长干寺建于西晋时期,这在明代以前是说清楚了的,但朱元璋写了一篇文章把两座佛寺混为一谈,通过《金陵梵刹志》流传至今。实际上两寺各有传承,虽然两寺地理位置靠近,但长干寺在古代越城东,建初寺则在越城的西北,不是一回事。

蒋老拿出一堆文献一边查看一边对记者分析,金陵建初寺的所在地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位于今南京城内西南角花露冈南麓,今集庆路的南面,明代时该山名为仓山,又称凤台山。第二种说法是在今城南的建邺路东段,羊市桥、鸽子桥一带。蒋老表示,如果此说成立的线米处发现的六朝寺庙遗址,但考古中并没发现塔基和地宫,蒋老笑道:“也许地宫尚在某居民宅院地下数米处。”第三种说法是建初寺即是长干寺,位于明代聚宝门今中华门外古长干里,也就是明大报恩寺的前身。蒋老比较认同第一种说法,因为比较邻近长干寺,李德裕移置舍利于此也比较方便。

那么此次发掘出的铁函是否出自长干寺另一座塔基地宫呢?还是金陵长干寺的主持可政大师从其他地方移来的?蒋老说,还要从出土的石碑“七宝阿育王塔”铭文说起。“七宝”大体上是以金、银、琉璃、玻璃、珊瑚、玛瑙、砗磲为七宝,将之做成“微型宝塔”,以放置供奉的银椁,银椁里是金棺,金棺里是舍利。从李德裕在(公元824年)发掘长干寺地宫,5年后(公元829年)又发掘了另一座南朝名寺——禅宗寺塔的地宫,得到一批舍利,用“锦绣九重”包裹放置金棺银椁里来看,此次发现的铁函里如果有“七宝阿育王塔”也应用“锦绣九重”来包裹。但是,这批舍利的来历,还值得进一步研究。

蒋老查阅资料发现,宋真宗祥符年间,可政大师曾把唐代三藏法师玄奘的顶骨从陕西长安终南山紫阁寺奉迎来金陵,于宋仁宗天圣五年即(公元1028年)在天禧寺东岗修建墓塔。是否此次发现的铁函里,也是可政在复建长干寺之前从国内其它佛寺迎奉来的舍利呢?还有一种可能是,李德裕只发掘了一座塔基,可政在建塔动土时,发现了劫余的另一座塔基,并出土了南朝时的佛舍利,爪发等圣物,将铁函埋于地宫。如属后一种可能,此次发掘的历史价值与宗教意义就更为重要。

蒋老表示,此次因复建大报恩寺琉璃塔及遗址公园项目动土过程中,意外发现了未经盗掘的北宋长干寺地宫,并出土了石碑和铁函,这对于江苏和南京的文物考古界与宗教界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喜讯。(蔡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