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2月16日電(朱峰) 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15日在山東省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庭審一直持續到下午14時許,被告人倪發科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全部予以認可,表示服從法院任何判決。審判長宣布將擇期宣判。

當日上午,倪發科的親屬、全國、省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和社會各界人士100余人到庭旁聽。東營中院組成由副院長薄其紅任審判長,有一名人民陪審員參與的合議庭審理此案,這是中國法院第一例引入人民陪審員參與的要案。

法庭首先對被告人倪發科的主體身份進行調查。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公訴人出示的干部任免審批表、戶籍証明等書証無異議,也無証據向法庭出示。庭審過程中,法庭對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倪發科的受賄犯罪事實進行了調查。

在法庭上,公訴機關提供了被告人供述、証人証言、書証、物証照片、鑒定意見等証據,指控被告人倪發科先后49次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字畫、玉石、現金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300余萬元。同時指控被告人倪發科對折合人民幣580余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其行為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庭審辯護人發表了辯護意見。法庭歸納控辯雙方的爭議焦點,在審判長的主持下,控辯雙方圍繞焦點問題開展了辯論。

下午14時許,被告人倪發科作了最后陳述,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全部予以認可,深刻剖析了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動機和原因,表示服從法院的任何判決。他稱,無論什麼結果,我都接受,絕不上訴,我將在我的有生之年,好好地接受思想改造,以實際行動向黨和人民贖罪,向家人贖罪。陳述結束后,審判長宣布休庭,將擇期宣判。

至此,一位曾經的副省級官員在縱好圖利驅使下的腐化墮落軌跡逐漸清晰。因為愛玉而走向貪腐犯罪,一塊塊精美的玉石,如今成了他一筆筆受賄的鐵証。

此次庭審過程中,其收受的大量玉石作為証物被曝光。根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披露的消息顯示,倪發科2008年擔任安徽省副省長后,分管國土資源工作,未經組織審批同意,就擔任了省珠寶協會名譽會長,接觸上了玉石,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

倪發科鐘情於玉石,不止於愛好,更因為他深諳其價值。他說:“玉石滿足了我對它現實價值的貪欲感和對收藏價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資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為貴,給后代留些有價值、有文化藝術品位的優秀作品和財富,遠比留其他錢財更安全,也更有價值和意義。”

2012年5月,與倪發科已“深度”交往多年的安徽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吉立昌到烏魯木齊辦完事后專程繞道和田買玉。回合肥沒幾天,吉立昌就將這些玉石拿到倪發科家中。僅這一次,倪發科就從中挑選了總價達350萬元的玉石。

除了收受吉立昌等人的巨額賄賂,倪發科還接受丁某、鄭某等個體老板給予的支付旅游費用、免費裝修房子等好處。作為回報,倪發科為他們公司的房地產開發等項目濫用權力,當“掮客”拉關系,違規給予政策優惠、落實用地指標等等。

當時的倪發科,手中的權力已經成為這些不法老板謀取非法利益的“開路斧”、“搖錢樹”。他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越陷越深。倪發科說,自己在副省長任上的前兩年工作還是很積極的,后來感到自己年齡大了,快到點了,提拔沒有希望了,再加上受到一些消極現象的影響,思想隨之發生了變化,將重心從工作轉移到為退下來的生活做准備。“過去幾十年是為別人活的,現在到了該為自己活一把的時候了。”

中國歷史上一向有“雅賄”一說。相對於真金白銀這樣赤裸裸的交易,古玩字畫、各種器物,往往是行賄者拉攏腐蝕黨員干部的迂回手段。

像倪發科這樣以貴重藝術品、文物藏品為受賄來源的腐敗行為近年來並不少見。根據官方媒體公開報道不完全統計,近年來,至少有17名落馬官員涉嫌收受“雅賄”。

海南省原副省長譚力就是其中之一。有媒體報道,譚力喜歡古玩、字畫,送錢的人知道他辦事一般不直接收錢,隻接受“雅賄”,便會投其所好。

同樣愛好字畫的,還有江蘇常州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孫國建。據媒體報道,孫國建受賄金額共計80萬余元,其中,光字畫的價值就達52萬余元。

攝影器材也成為一種新的“雅賄”物品。有媒體梳理發現,今年以來,已經有至少3名官員收受了和攝影有關的“雅賄”。他們分別是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武漢市燃氣集團、天然氣公司原董事長張民基,鄂爾多斯市公安局原局長王會師。(完)

南京大屠殺公祭習談公祭日李克強亞歐行無人機闖空中禁區呼格案再審結果不動產登記西部冰川萎縮股市年末躁動小年火車票今日開售廊坊幼兒園危房倒塌聶樹斌案3大疑問東三省人口流出習公祭日講話李克強談吃空餉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