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一个月来一次尧治河都能看到它日新月异的变化,这发展速度真是值得点赞!”这两年在尧治河村从事矿洞食用菌研究的山东大学教授周树修由衷的感叹道。

在磷矿产业与襄阳汉江国投实现并购重组以后,尧治河村一直秉承着在发展中“不折腾”的原则,在全域旅游、矿洞经济、项目推进上持续发力,稳中求进。2021年,全村实现工农业总产值42亿元,实现利税3.8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7万元,全村固定资产总值达到78亿元,村集体经济纯收入达到2.5亿元。

“在发展上,我们村党委一班人的认识高度统一,那就是尧治河的发展不敢懈怠,也不能懈怠!”尧治河村党委书记孙开林坚定地说。

受全球市场波动影响,自2009年开始,磷化工产业进入“低迷期”,磷化工产品持续走低,磷矿石价格持续下滑……

到2016年,磷化工产业更是进入了“严冬”期。一夜之间,磷矿石价格直接“探底”,由原来每吨200多元突降到80元,按当时保康县磷矿石开采的成本价核算,出售一吨矿石企业净亏20元……

这样的严峻形势对于尧治河村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釜底抽薪。矿业经济始终是尧治河村30年发展的支柱产业,矿产收入占尧治河全村经济收入的80%,矿业经济的持续低迷直接断了尧治河发展的资金链,尧治河的发展陷入了生死存亡的窘境。

“那一年是我们最困难的一年,我们的的工资都是半年一发,平时只发生活费……就怕哪天就下岗了!”回忆起那些年的困难,尧治河的老员工袁俊耀仍然心有余悸。

30多年以前,尧治河在一穷二白、苦难深重的环境下,向贫穷打响了第一炮,修路开矿,尧治河人脱贫致富迈出了第一步。磷矿伴随着尧治河人前进的步伐,从无到有、由小到大,让尧治河村成为保康乃至全省磷矿行业的领头羊,成为乡村振兴的经典案例。

“以发展换资源”。从发展之初开始,尧治河始终坚持“拥有磷矿资源就是拥有财富”的发展理念,倾其所有,将磷矿开采赚来的钱全部用来购买矿山资源,获得5个采矿权证,2个探矿权证,将年产只有几万吨的磷矿生产规模扩大到年产500万吨。

“以资源换发展”。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局,孙开林及尧治河村党委一班人必须迅速破局。经过多次召开“诸葛亮会”后,尧治河拿出了应急方案——那就是用手中资源换取发展急需的资金。

2016年,尧治河与长期合作的各大磷化工企业签订“打包”供货协议,年购买100万吨磷矿石的定为80元每吨,300万吨的70元每吨,500万吨以上的60元每吨,但所有企业必须预交货款。

短暂的“割肉”只能勉强维持尧治河的基本运转,但终究不是破解困局的长久之计。孙开林心里清楚的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尧治河想要继续发展就必须一劳永逸、凤凰涅槃,开展针对磷矿产业的资产重组,让有能力、有资金的大企业“掌舵”尧治河磷矿产业的发展,以便尧治河村扔掉“包袱”轻装上阵。

于是,在市委、市政府和县委、县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尧治河村与襄阳汉江国投搭上了线并初步拟定了合作意向——汉江国投与尧治河股份公司实行并购重组。

汉江国有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襄阳市政府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市属唯一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也是市属最大国有独资公司。拿出优势资源与汉江国投的合作是尧治河的选择。

“与汉江国投的并购重组能使尧治河磷化工产业迈上更高的发展平台,为尧治河磷矿发展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这是尧治河创业发展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面对村里人的责问,孙开林在村民大会上给全体村民做思想工作。

2020年8月28日,湖北尧治河集团、尧治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与汉江国有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协议,保康县政府、尧治河集团与汉江国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正式签约。

汉江国投接手后,把尧治河化工作为集团一级管控子公司,两家股权分别占比67%和33%。同时,汉江国投作出规划,将发挥集团优势,把公司打造为同行业内的标杆企业,适时拓展磷化工产业链,培育千亿级磷矿产业。

到尧治河旅游的游客们曝出了一件稀奇事——所有到尧治河宾馆投宿的游客纷纷“被拒”。

“被拒”游客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入住尧治河村民们自办的“农家乐”,直到所有“农家乐”客满后,尧治河宾馆才开门纳客。

这样的游客“被拒”事件在尧治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遇到节假日旅游高峰期“拒客”事件就会时有发生。

尧治河村党委委员吕泳和解释:“这是孙书记专门交待好的,村里的集体企业绝对不能与民争利,要让村民们都能分享到村里发展旅游产业的‘红利’,以提振村民们对村里坚定不移发展旅游产业的信心。

开磷矿摘掉“穷帽子”,办旅游拔除“穷根子”。转型发展旅游产业是尧治河另辟蹊径培植经济增长后劲的重要战略布局之一。早在2006年,尧治河就在旅游产业发展上开始“摸着石头过河”。

当年,尧治河出资320万元买断房县野人洞、野人谷景区50年经营权,以此拉开尧治河旅游开发的序幕。

2009年,投资8000万元,经过三年建设改造,野人洞、野人谷景区均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区,实现年销收入2000万元,利润1000万元,尧治河村掘到了发展旅游产业的“第一桶金”。

“发展旅游大有可为,旅游发展有大作为。”在“双野”景区掘到“第一桶金”的尧治河人清醒地认识到。

从2009年开始,尧治河村启动了把景区从村外建到村内的工作,确定了把“山区建成景区、矿区建成景区、老百姓生活区建成景区”的“三区融合”发展战略,着力构建“尧治河旅游区+野人洞景区+野人谷景区+党建培训+研学旅行+美术写生+生态康养”的全域旅游发展新格局。并先后聘请襄阳市旅游局、襄阳市风景旅游规划设计所、湖北大学等单位编制了《尧治河旅游总体规划》《尧帝大峡谷旅游景区规划》《老龙宫景区规划》。

建设从打造绿色矿山开始,挖山二十多年的尧治河人开始“治山”,着手矿区生态修复工作。首当其冲的就是不符合环保要求的矿区,15个露天开采矿点、8家矿粉厂先后关闭,其中包括将尧治河人领上采矿路的戴家湾矿区;8个勘探项目被叫停;3家想入村投资的企业因环保问题被拒之门外。

过去挖矿产生的废石、废渣,被用作矿区治理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材料。60多万立方米废石、废渣被回填,戴家湾矿区和老屋沟矿区得到整治;村里的农耕博物馆、地质公园、日月广场等景区的地基,也都用废石、废渣填充……

随后的几年间,尧治河村先后投入5亿多元建设景点及配套设施,并在村里的4大山谷26峡建有景观67处,成功打造出3个国家4A景区。尧治河成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全国首批乡村旅游重点村、湖北省旅游创新创业基地、湖北省旅游民宿“金宿级”、湖北省级旅游度假区。尧治河获评湖北省直机关和襄阳市直机关党员干部教育培训基地、襄阳市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营地、保康县中小学生劳动教育基地,双野景区获评十堰市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营地。

现在三个国家4A景区每年接待游客60多万人次,旅游收入达2亿多元,旅游等第三产业产值比重逐年攀升。

2022年3月,在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尧治河村党委书记孙开林提出了《关于加快推进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的建议》的建议。

孙开林在《建议》中提出,尽快组织调查清楚可利用资源数量,制定废弃矿井开发利用标准体系与政策;开展地下空间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可行性研究,提出适合我国发展实情的、切实可行的发展战略与利用规划方案;制定废弃矿井能源资源开发利用政策支持和激励措施;进一步加强对废弃矿井资源开发利用力度,将其纳入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进行统筹部署、科学规划,积极面对挑战,把握机遇,推动我国能源经济安全绿色可持续发展助力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

建议一经提出迅速在大会上引起了热议,许多代表纷纷表示出对发展“矿洞经济”的浓厚兴趣。

原因就是,孙开林提出的建议举例真实、数据详实、措施切实,而且尧治河已经进行了先行先试。

过去因开矿给村民带来了财富,现在矿采完了,能不能把废弃的矿洞拿来二次利用?

尧治河村三十年的开矿经历给尧治河村留下了全长50多公里的废弃矿洞,这些废弃矿洞封起来不好看,回填起来又没有那么大方量的废渣,而且这些废弃的矿洞内通风、通电、通水的设施齐全,不能好好的利用就浪费了这些资源。

经过多次考察,尧治河村初步拟定利用废弃矿道,打造矿洞探险神话主题旅游景区,发展“矿洞经济”,让废矿洞变成聚宝盆。

历经三年建设,尧治河三界洞天景区于2021年9月底正式对外营业。景区约1.8万平方米,全长2.7公里,洞内建有上中下三层,分为天界、地界、人界三大板块。利用影像技术,“天界”再现了盘古开天辟地、八仙过海、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等18个中国神线个场景为实景还原,部分场景为逃脱游戏;人界以农耕文化为主题,用19个场景展示了祥和安康、安居乐业、花好月圆等景象。

景区一开业就显现出巨大的吸金能力,去年“十一”黄金周,三界洞天单日游客量突破1.4万人,黄金周共接待游客6.6万人,旅游综合收入1800余万元。

走进尧治河村戴家湾矿区一个废弃矿洞,里面却温暖如春,一排排菌包整齐排列。工作人员介绍,为让游客品尝到更多的特色食品,尧治河村选择温度适宜、空气流通性好、适合食用菌生长的矿洞,在里面尝试种植袖珍菇、金针菇等菌种。首批试验香菇、鸡枞菌、秀珍菇、金针菇、海鲜菇、鸡腿菇6个品种,去年底已开始采摘。矿洞种植食用菌,成本低,营养价值高,一推向市场,就受到欢迎。

因此,尧治河村计划,用3至5年扩大规模至500万棒,实现销售收入4.5亿元、利润1亿元的发展目标。

今年3月28日,市委书记马旭明深入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调研,他对尧治河创新发展“矿洞经济”的作法给予了充分肯定,他叮嘱随行的孙开林,要认真总结尧治河村“矿洞经济”发展经验,复制推广这一来之不易的好思路、好做法,让更多的废弃矿洞得到更好利用,要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精神走出去、产品走出去、文化走出去,打好生态牌、文化牌,加快建设中国山区幸福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