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春节,从井冈山一路南下的红军,于艰苦转战中取得游击赣南第一场胜利——大柏地之战,歼灭刘士毅旅2个团大部,俘敌800余人。陈毅称之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消息传到南京,蒋介石不以为然。在他的眼中,不过万人的“朱毛红军”尚不足以为虑。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这支弱小的队伍,最终成了令闻风丧胆的红色大军。20年后,当又一个春节来临,蒋家王朝进入了覆灭倒计时。

1949年春节,是公历1月29日。对于中国和广大的解放区人民来说,这一年的春天,早早就到来了。

1月21日,农历小年,傅作义部接受提出的和平条件,双方达成《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同一天,蒋介石宣布“引退”。

11天之前,淮海战役结束,南线军队精锐主力被消灭。尽管躲在幕后的蒋介石还在梦想着依托所谓的长江天险“划江而治”,但是,军队中的绝大多数人十分清楚,士气正盛的饮马长江,只是时间问题。

战场捷报频传,西柏坡沉浸在胜利和春节共同到来的双重喜悦之中。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已接近尾声,筹建新中国的事宜提上日程,准备“进京赶考”的几乎每天都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

农历大年初三,站在一处农家小院门口,迎接从万里之外的莫斯科来华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米高扬转交了斯大林送给的礼品——一块毛料。一个月前,刚刚度过了他的55岁生日。

、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中央书记处五位书记一起接待这位特使。西柏坡自养的猪、鸡,从滹沱河里捕来的鱼、虾,还有特意从石家庄买来招待苏联贵宾的汾酒、葡萄酒,摆了一大桌。

招待苏联特使的宴席也是自打上井冈山后,最丰盛的一顿年夜饭。戎马倥偬、经年转战的恐怕已经记不清上一个春节是在哪里度过的了。

遵义会议,确立了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1935年1月29日,红军一渡赤水。队伍转移至四川叙永县城南79公里处的石厢子那天,正值大年三十,警卫员拿出一份珍藏的腊肉,被送给了伤病员。

同样是1935年,迎来人生第四个本命年的蒋介石,在风景秀丽的庐山过了一个惬意的春节。在蒋介石看来,不足3万人的红军陷入他和地方军阀40万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此时已是“下山猛虎,不难就擒”。大年初六,他在“美庐”别墅下达了《重行悬示匪军各匪首擒斩赏格》:朱德、、,生擒者奖十万元,献首级者各奖八万元;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生擒者奖八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五万元……

就是领导着这样一支缺枪少弹的队伍,在川、黔、滇边界的崇山峻岭间上演了他军事生涯中的光彩篇章——四渡赤水、威逼贵阳、兵临昆明、巧渡金沙……直至在去向渺茫的“绝路”上走出了一条重生之路。更让蒋介石没有料到的是,14年之后,国共两党的较量已成定局。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蒋介石损兵154万,赖以维持反动统治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歼灭。

1949年1月31日,大年初三,傅作义部开出北平城接受改编。中午12时30分,第四野战军第41军由西直门进城接管防务。这是一支在塔山阻击战中一战成名的英雄部队,也是一支因在转战辽西时“不吃群众一个苹果”而被百姓所熟知的文明之师。入城队伍走过前门箭楼,忽然向右拐了一个弯,开进了旧中国的使馆区东交民巷。这个举动,让现场的老百姓愣住了:多少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中国的军队出现在那个地方……

这也是北平最后的春节。不久的将来,这座千年古城就要成为新生共和国的首都,并更名为北京了。时任内卫的马武义回忆,那天晚上,他给主席做了几样他最爱吃的菜,有辣子鸡、米粉肉等。他说:“主席,过年了,我们给你做了几个菜,吃饭吧!”很奇怪,往日主席肯定会觉得不够简朴,今日却夹了一大块米粉肉放到嘴里,高兴地说,今天是“双喜临门”,新年来了,北平的黄旗也拔掉了。等我们进入北平,要坐下来痛痛快快地吃一顿。

“君看六幅南朝事,老木寒云满故城。”与西柏坡、北平的一片欢腾成反差,南京城里的要员们已经无心过年了。1949年1月27日,腊月二十九,《民国日报》头版,一条与春节有关的消息寥寥数语:“南京各机关首长昨晚举行春节聚餐,行政院长说明春节聚餐之意义……”而据广东省特别党部1949年春节劳军决议记载:“慰劳品定猪肉250斤,酒200斤,烟500盒,面巾1000条,发放范围为驻粤之团队。”处境之窘迫可见一斑。

也是在腊月二十九,回到浙江奉化溪口老家的蒋介石指令孙科携行政院南迁广州。孙科唯命是从,大年三十就开始把内阁要员急急带到了上海,议决于2月4日迁移广州。原本还想着“有所作为”的李宗仁悲哀地发现,南京政府依然操控在隐退了的蒋介石手中,他这个“代总统”竟然令不出门,就连他签署的释放张学良、杨虎城的命令,也成了一纸空文。

1月29日,大年初一,张群、陈立夫等要员赶来溪口,向蒋介石拜年,自然是一番“大吉大利”之类的过年话。蒋介石无言以对,只能凄然一笑。

那个寒冷的夜晚,再度失眠的蒋介石感到特别漫长。从此,他所考虑的已不是上海的战局能撑多久,而是担心“中央银行”的存金能不能顺利运到台湾了。又过几天,得报存金已大部运抵厦门和台湾,蒋介石如释重负。多年以后,“党产”报告公开提到,迁台时,蒋介石把“中央银行”227万两黄金、合计约10亿美元,以及故宫博物院众多国宝运抵了台湾。

风雨飘摇之中,蒋介石开始写他的“本月反省录”,不过,谈及“戡乱”失败及自己下野的原因,或归因于苏联,或归因于美国,甚至英国,就是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事实上,的最后结局,从蒋介石背叛孙中山先生“新”、推行独裁统治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

1942年2月,美国国会批准向中国贷款5亿美元。美国财政部跟踪调查发现,这笔款项中竟有8000万美元直接存入了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孔祥熙等人的个人账户。丑闻曝出,举国哗然,孔祥熙却在蒋介石庇护下照样当官发财。

一个是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极少数人“家天下”的;一个是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特殊利益的——两个政党,两种宗旨,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个被人民彻底抛弃,一个赢得了人民线日,由平津前线辆吉普车,载着和他的战友们离开了夺取全国胜利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踏上“进京赶考”之路。

也是在这一天,新华社播发七届二中全会新闻公报,“两个务必”传遍天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