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著名汉学家平冈武夫为给华人学者钱存训的《中国古代书籍史》(即《书于竹帛》)所作的序言中说,中国的文化,就是汉字的文化。在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时期,最多人使用的文字,是汉字;在最广大地域使用的文字,是汉字;被使用最长久(3000多年)的文字,是汉字;表现最多种语言的文字,是汉字;蕴藏书籍最丰富的文字,也是汉字。诚然。

甲骨是中国文字的雏形,但是,由于甲骨的不易保存,在河北范围内并没有多少刻有文字的甲骨出土。而刻于金属器物上的铭文,已经进化到相当的程度,在我省偶有出土。西张村出土的青铜器上有铭文,到底记载的是什么内容,蕴含着哪些惊心动魄的历史风云?中国社科院历史所著名学者李学勤对此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专程从北京来到石家庄,想解开这道谜题。

“李先生和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唐云明先生亲自来到元氏县西张村考察,详细了解了出土情况。”戴永州回忆说,此后,两位学者联合署名,发表了一篇学术文章,解开了铜器铭文之谜。据介绍,出土的34件青铜器,以《臣谏簋》和《叔父卣》两件器物上的文字内容最丰富。这两篇铭文中,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名称:“軧”。槐河在古代被称为“泜水”,沿泜水而建的国家,便是“軧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