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太行、王屋二山,因阻碍通行,让面山而居的九十岁愚公,萌生出召集家人”毕力平险”的想法。今天我们要向大家介绍的一位同样有着愚公移山精神的女孩,当然她并不是因为“山北之塞,出入之迂”,而是爱上了遥远的那座山上会说话的石头,她要把沉睡亿万年的石头搬出去,那么她究竟是谁,在她的身上都发生过哪些神奇的故事呢?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南阳石佛寺,认识这位90后名叫田田的美女小姐姐吧!

田田出生于中国玉雕之乡南阳镇平县,和这里很多的孩子一样从小受到玉文化的熏陶,长大后拜师学艺从事玉雕师工作。那时候从小倔强不服输的她非常刻苦钻研,一心希望赶超同门师兄弟,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至今她依旧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位北京客户来料加工一件作品,当她看到客户展示的雕刻料石时彻底惊呆了,那是一块五彩的玛瑙,颜色鲜艳、质地玉化、形状独特、纹理清晰、意境优美!

她立刻对那位客户说,这件天然形成的作品还是不雕为好,如果雕的效果不好反而会毁了一块美石。但是那位客户还是执意要做一下俏色随形雕作品,于是她带着这块石头多方请教老师,和师兄弟们共同商讨题材和技法,最后雕成一件顾客十分满意的山水摆件。

因为这件作品她和这个顾客成了好友,于是在师兄弟们的委托之下,在自己好奇心的驱使下,在这位北京好友的盛情邀请下,2012年她带上多年积攒的全部积蓄和父母资助的资金共计6万元,踏上了前往阿拉善的淘石之路,那年她只有20岁。

到了阿拉善以后,田田立马被这片圣洁之地深深吸引,这里不仅风景美丽、民风纯朴,更多的是这里人人都爱奇石,大街小巷到处是交易阿拉善玉的火热场景。

感觉自己走进了梦幻般的世界,似乎一座高高的玛瑙山正等着她搬回家,于是她在同行好友的带领下,逛奇石市场,跑牧民家中,凭借着自己多年从事玉雕工作对美石的等级判断,花光所有的银子精挑细选买了整整一车石头,当她肩扛手提的把石头搬回南阳中后,顾不上多休息就开始清洗、整理、上架、标价、售卖。

也许镇平县多年来大家都习惯了雕刻和田玉作品,所以很多玉雕师见到这茫茫戈壁滩的多彩玛瑙时都非常惊喜,田田店里的石头很快被抢购一空,那一次共买了12万元,除去本钱赚了6万,这成了田田的第一桶金,初战告捷让这位只有20岁的小姑娘彻底放弃了玉雕师之路,而成为与市场更加密切接触的石商。

不再琢玉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田田不爱玉雕了,相反她更加懂得如何从一个玉雕师的角度去挑选石头,她更加珍惜那些俏色出彩、完整无裂,玉化通透的好料石。

第一批石头卖空以后,很多的玉雕师依旧接踵而至的来到她的家里,希望能再买几块好料,再出几件好作品。她知道此时此刻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条路必须坚定的走下去了。于是她开始一次次跑阿拉善,一车车的石头往回般,货销得快时十天半个月就得跑一趟,她不能让那些委托她淘料的亲朋好友失望。

就这样阿拉善玉在玉雕之乡南阳形成一种势,因为它色彩多、质地好、价不高,很多玉雕师都利用它创作参赛作品。于是田田又有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带着这些作品重返阿拉善,参加阿拉善政府每年举办的大漠奇石玉雕大赛,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带去的作品不断获奖。当喜报频频传回南阳时,玉雕师喜极而泣,那一刻田田是他们心中最美的女神。

采访快结束时,田田向我们坦言,这些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她去阿拉善次数减少了许多,就算去了每次收的货也很少,为何如此呢?因为近些年政府为了保护环境,防止水土流失,禁止各地乱采乱挖,因此大家都在卖一些库存的老货,新品几乎看不到了,物以稀为贵的缘故吧,现在阿拉善精品奇石稀缺、价高、重金难求。

不过尽管如此,田田依旧满怀信心的认为,阿拉善奇石的前景是美好的,她相信政府一定会出台新政策,对阿拉善玉开采进行有序管理,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发展。她发现目前市场上很多珠串、小摆件、小萌宠都是利用阿拉善玉雕琢而成的,这些作品因为价格不高,又都具有时代个性,因此非常受年轻人喜欢,她坚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大漠奇石文化,越来越多的人爱上色彩丰富的阿拉善玉。

现在已为的田田与丈夫一起,在南阳玉料市场旁边开了一家专卖阿拉善玉的门店,店名为“七彩阿拉善”,谈到目前生意情况,田田坦言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整体经济下行,顾客购买力相对减小,很多阿拉善玉雕琢的精彩作品,因不为人知而走不出去。目前她正在通过网络直播推广阿拉善玉,以及南阳玉雕大师们雕琢的阿拉善玉作品,她希望阿拉善玉能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让亿万年形成的大漠奇石唱出最动听的歌曲。

采访结束时,田田为我们唱了首歌:“有座玛瑙山,站在戈壁滩。美丽的容颜,红红的笑脸。几千万年前,它曾是火焰。天崩地裂,来到大草原。阿拉善的石头会说话,告诉我昨天真正的大自然……”

9、俏色巧琢90后玉雕师如何成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